设为主页  |   加入收藏
   |   今日更新电影  |   本周人气排行  |   本月人气排行  |   全部影视节目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天使的淫落番外-咸慇晶的初回忆


咸殷晶的POV :我的名字叫咸殷晶,出生于1988年12月12日的韩国首尔,前不久还是CCM 出道组合Tara的成员,可是我们的出道曲《好人》,并没有取得意料中的成功,反而如同那部电视剧《男版灰姑娘》一样石沉大海,公司内的反应非常不好,流传着我们这个组合即将夭折的消息。

  之后的日子里,我们这个预备出道组合一直没有活动,金光洙社长对我们也只是勉慰一番不见踪影。

  提心吊胆的日子一天天过着,我们在不断练习中麻痹自己,终于有一天宿舍里失去了杨智媛和李智雅的踪影。

  隔日,我们被二人退团了,组合就剩下我和孝敏、智妍三人,组合无限制搁置。那天夜里我们三人抱在一起,在冰冷的宿舍里哭了一整晚。

  第二天,我们还是依旧前往练习室练习,绝望中期盼着奇迹的降临。

  数日后,我在走廊里遇到新来的车代表,询问他,组合的何去何从,得到的答案是,除非是补齐组合所缺的主唱和其他成员,否则最后只能解散组合,而目前金光洙社长正在考虑组织一个新女团的消息更是一个噩耗。

  绝望中的我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屋的包间哭泣着,不知道怎么和孝敏和智妍说这个坏消息。

  之后发生的事,我一直记在心中久久无法忘怀,重新鼓起动力走进公司。

  没过几天后,车代表向金社长推荐了一个叫朴仁静的练习生,听说以前是少女时代的预备组合时期的一员。

  组合情况转好,让我和孝敏、智妍三人很高兴。

  随后,车代表带朴仁静和我们三人去外面聚餐,到了饭店我看见了那日在咖啡屋里,鼓励和安慰自己的那个长者。

  席间就餐时,他殷勤着照顾着我们的进食,一副成功的年长人士风范,言语中希望我们三人能好朴仁静,他这个往日的旗下练习生。

  在重新出道的憧憬中,我们三人和朴仁静相处的很愉快,时不时他还会来看朴仁静,顺便请我们四人吃饭。

  虽然,在我们面前他和朴仁静表现的似是一对关系要好的前后辈,但是看着二人不时在餐桌上互相捡菜,我羡慕之极。

  但是我总觉得他们的关系有点不是很对劲,特别是朴仁静看他的眼神,不像是看年长的长辈,更像是看一个心爱的男人。

  我摇了摇头,晃掉这个十分荒诞的想法。

  很快,又来了两位欧尼,其中一位娃娃脸的欧尼似乎也是他介绍过来。

  经过紧张的磨合训练,我们六个人要出道了,可惜公司吝惜资源,害的我们只能在MBC 电视台的《黄金渔场-Radio star 》出道。

  接着便是用《谎言》这首歌的打歌期,我们这个临时拼凑下的组合,开始穿梭于各大电视台的打歌节目和综艺节目。

  打歌期后的反响平平,公司高层又一次开始开会讨论,是不是要重新另组女团。

  成员们又一次人心惶惶起来,除外朴仁静,每个人都变的焦虑,就连一向谈定的居丽也一样。

  我一个走在商业街上,往来的行人众多,但是却让我感觉不到一丝温暖,想找一个朋友出来,对方不是没空就是多年练习生生涯断了联系。

  耳边响起一声叫唤,「恩静,怎么呢,心情不好一个人在街上走,来……上车。」我抬起头看着,停在身边的汽车,拉下的车窗,熟悉的长者,安心的依靠,这一切都让我进入车内。

  一番安慰后,我没想到他这个歌谣界的大人物还会关心我这样一个出道失败的小IDOL. 脑中回想着他说明天一定会好的话语,期待着组合会有转机。

  果然,不久后之前见过的车代表力挺我们,不顾金社长的反对,倾注了大量资源在我们组织身上,接下来的《TTL 》打响了我们这个女子组合的知名度。

  金社长见我们组合有了明显的起色,放下了重组新女团的想法,开始在我们组合身上下大力,但是之前金社长的做法和他鼓励组合成员内部竞争的话语,让我和成员都感到不安,深怕重蹈覆辙被金社长抛弃。

  早年的童星经历和这几年在各居住客串的遭遇,使我深深知道在这个圈子里,能力不是第一位,关键是要有人用大量资源捧你上位。

  公司的不安全感,让我找上早前大力支持我们组合的车代表,准备出卖自己来换取未来,但是确被告知他只不过是那个男人的股份代理人。

  心中百感交集的我,手里拽着刚刚从车代表处拿到的地址,找上门去。

  李秀满的POV :我刚刚接到车代表的电话,说是咸殷晶已经知道了一切,这向这里赶来,心中一片雀跃。

  近一年的布局,今天终于到了揭开结局的日子。

  依照我在朴仁静和KARA身上的经验,以咸殷晶童星的出身,外刚内柔的性子,和小女人的性格,这次得手的还是有七八分。

  在一阵门铃的声响中,我将一直低着头的咸殷晶迎进客厅。

  看着她的表情,我知道我即将得手。

  「我……」「先坐下,慢慢说。」「老公,谁来了?」咸殷晶看见自己组合里成员,朴素妍穿着一件很是透明的米色性感睡衣,慵懒的出现在客厅的一角,很是吃惊的张大着嘴。

  「仁静啊,过来坐,恩静是过来找我有事。」咸殷晶看见朴素妍走进客厅,坐在那个让她现在心烦无比的男人腿上,侧坐的身体展现着少女曼妙的身姿,双臂紧搂在对方的脖颈,又亲了一下对方的嘴唇。

  如此的亲密举动,让她实在是大吃一惊,「你们?」「如你所见,仁静是我的女人,在进你们组合就是。」想着往日二人的亲密举止,「她刚才喊你什么,好像是中文?我没听懂。」朴素妍并没有因为有组合成员在场,举止有所收敛,反而拿起自己的一束披肩长发,在男人的脸上调皮的作画。

  「那是中文,老公的意思。你说是不是,仁静?」男人转头看向朴素妍,亲昵的说道:「我家仁静,语言天赋可是天才级的。」「嗯」得到夸赞的朴素妍,听着对方喊着自己的本名,心中更是一甜,脸上止不住的笑容。

  看着自己的组合成员躺在一个老男人的怀里,笑意的脸上充满着甜蜜。思忖一番后,怪不得组合面临风险,她一点点都不担心,心中一阵羡慕,可又不知道自己羡慕什么,和为什么羡慕。

  朴素妍瞧着恩静进屋,除了一开始说了几句话,就一直低头站在那里,眼珠一转立马会意,低头在男人的耳边轻语,「恭喜你了,又一个要落入你的狼嘴里。

  我看她现在的样子是跑不了。」「你说什么呢?」「说什么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的小心思。」边说边用手指在男人的胸前转着圈。

  「好好,瞒不住你。」朴素妍站起身,伸了伸腰说道「都是你刚才把人家折腾的骨头都快散架了,害的我现在困死了,现在我要去睡了,你照顾恩静。」咸殷晶听着朴素妍开放的话语,满脸通红,抬头发现朴素妍对她眨了一个眼,便消失在不远的楼梯处。

  客厅里,一下子又只剩下两个人,静默无声,只留呼吸声。

  「你找我,有事?」男人率先打破沉静。

  「我……我从车代表……那里听说你做的事,谢谢。」咸殷晶低着头,继续说道,「你是不是知道,我在车代表那里献身不成的事呢?」「呃呃呃……」咸殷晶猛抬头,流着泪喊道,「我知道,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堕落!」「唉」我拉过咸殷晶,让她坐在我的怀里,「什么堕不堕落,你看我和仁静的事,我的年纪都能做她的父亲,而且我还是一个有家室的人,外面除了仁静还有很多女人。」「啊啊啊」咸殷晶显然对于男人的话语感到吃惊。

  「现在,你认为我和你,相比谁更堕落?」「我好累!我真的好累!」咸殷晶扑到男人的胸前哭泣着。

  「好……不哭」咸殷晶决然道:「我今天晚上不走了!」「你确定要这么做?」「嗯」点了点头的咸殷晶,发现男人盯着她的脸看,娇羞的低下头。

  「那,我们去卧室。」男人横抱起咸殷晶,起身转向楼梯。

  「啊,不要去哪里,别让素妍Eonni 看见。」初次咸殷晶慌乱的挥舞着手臂抗拒,「至少,第一次不要」「那我去客房。」「啊……好,嗯。」咸殷晶停止了抵抗,任由着这个年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,把恍惚中的自己抱进客房。

  被放在床上的咸殷晶,很快就迷失在欺身而上男人的雄性荷尔蒙中,直到被男人脱的只剩下一件内裤也没有回过神。

  当咸殷晶被内裤被褪去后的凉意惊醒后,发现男人手上举着自己的粉色内裤,放在鼻尖闻吸着。

  「恩静,还是粉色的哦,这上面还附带香气,你闻闻?」男人轻佻的话语和少女的内裤被异性第一次拿在手里嗅闻的画面,让咸殷晶本来就羞涩的神情变得更加厉害。

  「Ajeossi ,不要……不要戏弄人家。」男人看着在床上玉体横陈的少女,比常人都要更加雪白的肌肤,「恩静,有没有说你皮肤很雪白?」「没!」「那我叫你,白球如何?」「嗯」少女娇羞的答应了男人给她的爱称。

  咸殷晶瞧见男人俯下身,以为对方要来的时候,急忙闭上眼等待重要时刻的降临,但是等了许久都没发生。

  睁开双目的咸殷晶,发现男人正盯着自己的私人花园看,从来没有异性光顾的地方突然来了一个男性,满满的羞愤感,使少女羞恼道「Ajeossi !!」「哦,恩静害羞了。」「Ajeossi !」咸殷晶欲要发火,但是下身突然遭袭让停下,随之而来的快感,让她喉间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呻呤声。

  男人在咸殷晶的阴唇上舔弄着,舌尖不时在阴唇的肉褶上划过,咸殷晶的阴户和周围的皮肤上很快就泛满水迹,一时都分不清楚是男人的口水还是少女流出的蜜液。

  情动下的咸殷晶在男人的肆意舔弄下,扭动着自己的身体,初次的咸殷晶没有坚持多久,在一阵身体的颤抖中泄出了人生中第一次初精。

  男人抿着嘴吸着咸殷晶泄出的蜜液,吸的高潮中咸殷晶娇躯一颤一颤。

  很快,舔吸完后的男人,将战场从下转到上面,一路向上亲吻着,双手还不时在少女白皙娇嫩的皮肤上划过。

  当亲吻到胸间中,男人的双手把玩着少女娇嫩坚挺的双乳,心中比较了一下,发现这花纪中少女的尺寸还是不小的。

  随着男人的双手轻轻把玩,咸殷晶感觉自己的胸前像是火烧的,越来越热,少女只能微吐着香舌,喘着粗气降低来体温。

  「Ajeossi ……热……热……好热」过完手瘾的男人,看见微吐着香舌的少女,一下含住她的舌尖,轻轻的含咽着,慢慢的两人的舌头搅动在一起,亲吻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。

  热吻后唇分的二人,咸殷晶看着对方,男人分开咸殷晶的双腿,低头说:

  「恩静,我来了。」「嗯」感觉到男人火热的阴茎抵在自己的私处,咸殷晶知道即将改变她人生的时刻到了。

  男人俯身压在她的身上,身下是男人的粗长坚挺的阴茎一寸一寸的挤入咸殷晶的阴道深处。

  「啊……呃」咸殷晶痛叫一声后流下泪水,一双莹牙咬在男人的肩上。

  一丝血迹随着男人的阴茎在咸殷晶阴道内更深的挤入而流出,洁白的床单上滴落了一朵朵血莲花。

  这夜,是一个少女向女人的转变,也是一个天堂的天使坠入人间的悲哀。

  疼痛感随着男人缓慢的插入而慢慢降低,当男人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,咸殷晶觉得自己仿佛长了一对翅膀,慢慢的飘入天堂。

  男人没有想到初次承欢的咸殷晶,身体反应和承受能力是那么的好,很快就适应了他第一次的插入。

  咸殷晶感受到男人的巨物,在她的体内缓慢抽插,快感的侵袭下,少女不自觉的分开她的双腿,一双纤手也紧抓男人的臀瓣,承受着男人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,一下又一下的抽动。

  「啊啊……呃嗯嗯……AAA ……Ajeossi ……哦噢……飞……我要飞……了……Ajeossi 」咸殷晶高亢的呻呤声,不断诱惑着男人,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侵袭。

  男人加大了在咸殷晶身上驰骋的速度和幅度,本想很快就能解决咸殷晶。

  半个小时候后,原本有些被动的咸殷晶,竟然有渐渐反扑之势。

  咸殷晶搂住男人的脖颈,强撑着直起身,坐在男人的怀里,丰满的翘臀不断的抬起坐下。

  男人虽然知道少女是练过跆拳道,但是微微吃惊于少女良好的体力和承受力。

  此刻的少女一点都看不出是刚刚破处,要不是先前确实看见咸殷晶流血了,男人都要有要怀疑而来,只能感叹咸殷晶在床第间的主动性,在男人无数次破处夜中真是少见。

  癫狂中的二人,很快从床头战至床尾,床单上到处都是飞溅过后的水迹。

  咸殷晶的体力快速的消耗着,最后头朝床尾脚朝床头的躺下,全身骨头酸软无力的,雪白的大腿被男人成M 字的分开,承受着男人一下又一下深入灵魂深处的轰击。

  「……AAA ……Ajeossi ……快……快点……飞……要飞……了。」「恩……恩静……我爱死了……爱死了」男人的阴茎在咸殷晶的紧致阴道内快速抽动,阴道内肉壁上软肉的疯狂挤压,让男人有好几次都差点锁不住精关。

  又是一阵十几分钟的耸动,男人终于精关一松,咸殷晶敏感的阴道在被炙热的精液,滚滚不断射了有二分钟后,花枝乱颤的娇躯才停下来。

  高潮后的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,男人不断的对初次承欢后的咸殷晶倾注着各种甜言蜜语。

  「老公、恩静,你们是不是等一会再聊,我给你们换张床单,湿床单等会不好睡。」朴素妍穿着刚才那件睡衣,手里捧着一件新床单,出现在客房。

  「素妍欧尼,我们……」咸殷晶感觉自己被抓奸一样,话没说完就把头穿进了被窝里。

  「害什么羞,以后不都是姐妹呢。」咸殷晶被动着配合朴素妍换完床单后,看着朴素妍嘱咐男人,「恩静是第一次,今晚你好好陪陪人家。」「恩静,好好休息。」朴素妍又嘱咐咸殷晶离开了客卧。

  又一次躺在男人怀里的咸殷晶,问着男人:「Ajeossi ,我是不是坏女人?」「怎么会,Ajeossi 可以比你还坏的男人,正好配一对。」「Ajeossi 」「不说了,睡吧。你第一次,就这么长时间,一定累了。」「嗯,Ajeossi 」咸殷晶在男人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咸殷晶的POV :那天晚上过后,我成为他无数女人中的一个,之后的日子我非常沉迷于他的溺爱和宠幸,但是他混乱的男女关系,总是让我感到在他身边温暖有余,情感上的安全感不足,时间变长后总觉得这样下去,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
  2011年,在和李章宇拍摄《我们结婚了》综艺后,综艺里虚假的演出,让我越发渴望一份正常的感情。

  在电视剧《Dream High》的剧组里我和玉泽演熟悉起来,虽然以前见过,但是并不熟悉他的我,很快就发现玉泽演很符合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型。

  剧组里的日子里,我和他很快发展到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的情况。但是,有心想摆脱李秀满的我还是和玉泽演发生了关系。

  很快沉溺于新感情的我,多少感觉到李秀满发现我的变化,但是我发现他并没有挑明这一切,周旋于两个男人中间的我,过的相当的疲累。

  当我在年底的电视剧《仁粹大妃》拍戏时坠马受伤时,我心里期盼着玉泽演能够来看望自己,或者打个电话发个短信,但是这一样都没有。

  只有那个让她们组合成员之间关系混乱不堪的老男人,第一时间来看她,之后还一直抽空照料她,哪怕是她强撑着去拍戏,他也是各方打点。

  咸殷晶知道自己,或许这辈子都无法摆脱那个男人玩弄女人心的手段,就像是他说的,我除了婚姻无法给予,别的都可以。

  康复后的我,发现玉泽演同时还和很多女爱豆都有保持过于亲密的关系,心疼中的我和他逐渐疏远起来。

  后来行程繁忙的日子,我想了很多,为了出道而断的初恋,为了摆脱和李秀满混乱关系而和玉泽演发展的似是而非的新恋情。

  玉泽演也发现我和他渐渐有意疏远,除非爱豆之间的聚会,一般我们是不会私下见面,几个月参加一次聚会的我,有时会受不了他的诱惑而再次发生关系。

  这样藕断丝连的日子断断续续持续14年底,在最终发现所谓的恋情,在这三年里因为双方组合的繁忙日程,私下里的见面加上在也就十几次。除了开始几次比较正常的约会,后来只要时间充裕,玉泽演总会提出进一步要求,才有了后来发生四五次关系的事。

  在15年初我们组合频繁进入大陆后,我和玉泽演正式划清了界限。

  15年的春节,我在躺他的怀里,仰头问他:「为什么你,从来都不问我和玉泽演的关系?」「我不问,是因为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和你的组合成员,还有别的女团成员关系过于混乱,也许我是一个好色如命的男人,所以你一直想摆脱这样的漩涡泥沼。我给你机会,让你飞离我的身边。」听到这里,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,他伸手在我的脸上抚摸着,「别哭,哭了就不好看,你可是Tara的帅气担当恩静。」说着说着我的眼泪流淌着更加汹涌,他低头亲吻着我眼角的泪水,「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在咖啡屋角落里,留着长发为了组合出道失败哭泣的咸殷晶,那个在TTL 时期为了被减去一头长发而哭泣的咸殷晶,不是粉丝眼中的留着短发的Tara帅气担当恩静,是我心中那个外表刚强,内心柔弱,永远的小女人咸殷晶。」看着我越来越凶,他安慰我道:「还记得我说的那句话吗,在韩国这样的保守社会,我除了婚姻之外,的什么都能给你。」「嗯」,我渐渐止住了哭泣,紧紧的搂着这个老男人,深怕再次弄丢。

  这一刻,我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摆脱这个男人,但是我心里幸福无比。

  完

上一篇:兽性同欲 下一篇:小夫妻最真实的心路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Copyright @2003-2018